源远流长的戏曲之缘

源远流长的戏曲之缘 徐金良 临清人爱戏,远至明清近至民国,当今的京剧热更是妇 孺皆知、家喻户晓了。 清代史料文学作品《梼杌闲评》第二回描述“明嘉靖年 间” , “朝廷差了临淮侯李言恭、礼部尚书徐阶赴淮安祭告二 陵,并分祭河神” 。工部侍郎兼企都御使朱衡闻信,即“起 马往临清侯接。 二人祭告毕, 回京复命, 路过临清来拜朱公。 ” “是日朱公置酒于天妃宫,请徐、李二钦差看春。知州又具 春花、春酒并迎春社火,俱到宫里呈献。 ” “平台约有四十余 座,戏子有五十余班” , “巡捕官逐名点进,唱的唱,吹的吹, 十分热闹。 ”晚间“各色社火俱着退去” , “惟留昆腔戏子一 班,并留侯氏晚间做灯戏。 ”另一席宴间,侯氏又“唱了一 套《半万贼兵》 ,是北曲中之翘楚” 。 “平台约有四十余座” ,此言不差。直到建国前期,临 清还保留着戏楼、戏台、戏院四十余座。如三眼井万家园戏 楼、歇马亭戏楼、太平街娘娘庙戏楼、西夹道卫生大戏院、 更道街泥驮寺戏台、城东红寺戏台、进德会戏楼、民生戏院、 估衣街赏心戏院、博爱街新华舞台、养济院光明舞台、公馆 街共和剧院、慕善戏院(后改大众戏院) 、大宁寺戏楼、吉 士口于家酒店戏院、南坛庙戏楼、牌坊街戏院、碧霞宫戏台、 大王庙戏楼、城隍庙戏楼、蒋王庙戏台、大关帝庙戏台、漳
1

王庙戏台、行宫庙戏台、天宁寺戏台、天齐庙戏台、净宁寺 戏台、满宁寺戏台、三义庙戏楼、真武庙戏楼等。 家有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, “戏子五十余班”也是情 理之中的事了。 再说一下“昆腔” ,这一高雅的戏曲艺术据考证就形成 于明嘉靖年间。原为元昆山(今属江苏)一代流行的民间戏 曲腔调,经顾坚等人整理,明初已有昆山腔之名。至嘉靖年 间(1521—1564 年) ,经戏曲音乐家魏良辅等吸收海盐腔、 弋阳腔和当地民间曲调形成了昆曲(即昆腔) 。按一般规律, 一个新剧种的孕育形成需几十年的时间,嘉靖只有四十多年 历史,临清就有了“昆腔戏子一班” ,可以说刚刚形成就传 到了临清。还有“北曲中之翘楚”在临清流传,可见当时的 临清是很有吸引力的南北戏曲的集散地。 明代大学士李东阳(1447 年—1516 年)路过临清曾留 下诗句: “十里人家两岸分,层楼高栋入青云。官船贾舶纷 纷过,击鼓鸣锣处处闻。 ”不难看出,在嘉靖年之前,临清 的经济文化就相当繁盛了,而且这种文化强势一直延续到清 朝。 临清城东二十多里田庄村传承着一古老剧种“吹腔” 。 据原文化馆长王洪辰先生 20 世纪 80 年代考证:约在清道光 六年(1826 年)左右, “侯瑞祥(当时 87 岁)的五世祖侯老 安曾在病危之际,躺在床上口传吹腔的曲调和剧本” ,至今
2

村上还流传着他“宁舍十亩地,不舍一出戏”的临终遗言。 保守地按侯老先生 10 岁学习,60 岁临终推算,大约乾隆中 期(1771 年左右) ,吹腔艺术就在田庄村深深地扎根了。比 唱着“吹腔、拨子、二簧”腔调的徽班进京(1790 年)还要 早二十年。 更可喜的是这种古老艺术久演不衰,至今田庄村还存有 道光三十年手抄剧本六个,其名为: 《讨荆州》 、 《雷霆庙》 、 《双垄关》 、 《双封王》 、 《韩江城》 、 《蝴蝶梦》 。2006 年在临 清市农民艺术节上, 田庄村还上演了折子戏 《白云洞〃 赶考》 。 1996 年 7 月 16 日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徐闻的文章《京 剧名城——临清》称: “某年三月三日,八旗子弟(票友) 的楼船至临清,要给王母娘娘唱庆寿戏,来不及搭台,便在 船上开锣,观者人山人海。入夜楼船高挂红灯,一直唱到雄 鸡报晓,曲终人不散。 ”京剧鼻祖程长庚率徽班进京, “船至 临清,留演半月,方圆四五十里地的戏迷赶来观看,当地名 票老生还拜程长庚为师” 。 “至民国年间, 吾临所尚秦腔最多, 次则为乱弹。而嘲晣呕哑,殊难为听。演皮簧者几如广陵绝 调矣。乡曲之间又有所谓四根弦者。 ” (民国二十三年的《临 清县志》记载)其爱戏者之多,剧种之广,区域之阔,氛围 之浓,韵调之美,水平之高,不言而喻。 2007 年 3 月,市政协在临清宾馆召开“临清与京剧艺术 研讨会” , 应邀到会的 20 多位年届古稀的戏迷票友争相发言,
3

十分热烈。马诚先生述说了小时候经常随父亲观看一些买卖 人自备美酒佳肴在一起演唱二簧(京剧)的情景。又提及其 父晚年患下肢溃疡,经常疼痛的呻吟不止,可是当戏友们一 来,锣鼓一敲,他也不疼的哎哟了;胡琴再一响,让他再一 唱,什么也忘了。因此,家里人为了减轻他的病痛,对带票 友更加热情。张占梅先生也身临其境地讲了个看戏的故事: 抗战期间,有个戏班子在鳌头矶北侧搭台子唱戏,日本鬼子 的飞机来了,到处乱炸,人都跑掉了。不一会儿,飞机飞走 了,唱戏的继续唱,看戏的又挤满了人。随着剧团的频繁巡 演及 30 年代票房组织的出现及发展,临清人的戏迷热更有 升温,不但城内人爱戏,广大农村也产生了庞大的戏迷群, 有的甚至达到了痴迷的程度。 五十年代末,离城三十多里的,笔者曾听石槽乡小屯村 林福春老先生讲过:邻村龚家父子俩都爱戏,麦收季节,有 一剧团演出,缺一块铜,有人建议向龚氏求援。儿子还在地 里割麦子,放下镰刀就去帮忙,其父得知,气呼呼地追至演 出场地,其子见势不妙,故意把点子打错,父亲抢过铜器训 子:打得什么,乱七八糟的,看我的,他又帮起忙来。六七 十年全市大唱大演样板戏, “文革”后传统戏开禁,中国京 剧团来临演出一个月竟场场观众爆满。 松林镇亢庙村戏迷王以同,年老病重,昏迷不醒,无法 进药,危在旦夕。有人提议:他爱了一辈子戏,看敲敲铜器
4

能醒过来吧!经家人同意,便叫人小声的打了一通,果真奏 效,老人苏醒过来,又活了好长时间,在村上传为佳话。 2001 年 9 月,临清市举办全国京剧票友艺术节,参赛者 不足 300 人,临清票友就占 63 人,长者 70 多岁,幼者只有 6 岁。连演十几场,场场爆满,就连农村的也开着拖拉机前 来购票看戏。北京著名琴师张雪平先生深有感触地说: “我 演了这么多年的戏,未见过临清这样爱戏懂戏、这样热情的 观众! ” 说到这里,我们可以自豪地宣称:临清很早就是一片戏 曲沃土,在这片沃土上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戏迷票友,临清人 的戏曲之缘源远而流长!

5


相关文档

戏曲接力,源远流长
戏曲源远流长
我与戏曲的缘
中国戏曲源远流长综合性学习活动的试题及答案
我和戏曲有个缘分
贺龙元帅的戏曲缘
“中国戏曲源远流长”综合性学习活动试题及答案
戏曲电影片100部之086 《花枪缘》(豫剧)1985年
我与戏曲结了缘
电脑版